亲,欢迎光临小说旗!
错缺断章、加书:站内短信
后台有人,会尽快回复!
小说旗 > 其他类型 > 先婚后爱,傲娇墨爷你的节操呢 > 第214章 可小茉莉不见了
  • 主题模式:

  • 字体大小:

    -

    18

    +
  • 恢复默认

第214章 可小茉莉不见了

何英鸾叫住急救人员,停一下。急救人员听到喊声停了下来。

“承洲,承洲,我害怕。何英鸾冲着墨承洲喊道,他刚才明明说‘一定要保护好何英鸾安全,她是我最重要的人’,她现在在这里呀!

墨承洲视线转回到她身上,没有什么表情,“没事了,不用怕。然后挥手让急救人员将她带走,转回头继续望着大海。

急救人员不容分说,把担架抬上救护车,同行的有两个保镖一起向着医院驶去。

墨承洲仍旧站在海边,他心里多么期盼海里出现一艘往回开的船,上面小茉莉在远远的向他挥手,可是他盼望的事情始终没有发生,只是一遍遍的传来,林特助还在带着人在海里寻找。

随着赶来一起寻找江茉莉的人越来越多,时间越来越长,浩瀚的大海,江茉莉生还的希望越来越渺茫......

林翰是被人生生拽回游艇上的,他已经筋疲力尽了,但他仍然没有放弃,手下不忍看到他也要葬身大海了,硬是把他拽了回去。

他瘫在甲板上,失声痛哭,“承洲哥,对不起,我答应要把少夫人带回来的,可是我没有做到。

墨承洲听见对讲里林翰的失声痛哭,他立时跌坐在海滩,双手捂住脸,泪水从指缝中流淌出来,我的茉莉,我的妻子......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他不愿意相信这是事实,直到对讲里传来林翰的哭声,他才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,是真的......

此刻高大挺拔的男人跌坐在海滩上,颓废至极,海风吹乱了他一丝不苟的黑发,原本笔挺的西装上沾满了海沙,宛如一个孩子一样,在掩面哭泣,半晌,他止住哭泣,一股寒意透过黑曜石般擒满泪水的眼睛,对着身边的保镖冷冷的说道,“派人去追那辆游艇,我要将他们碎——尸——万——段。

保镖,“墨总,我们已经派人去围追游艇了。

这时,从墨承洲身后冲过来一个男人,身高比他矮了半个头,但这也不妨碍男人气愤的情绪。

男人拽着他的衣领,一记拳头重重的打在他的脸上,墨承洲本就崩溃的状态,他丝毫没有还手之力,男人还要再打,被保镖和身后赶来的周诺诺还有墨承恩拦住了。

男人是顾子焱,他红着眼睛,“你就是这样照顾的茉莉?这就是你答应我的结果?

墨承洲无言以对,他为什么没有派保镖保护茉莉,他宁愿用自己去换她,只要她能回来。

他宁愿被绑架的是他,而不是他心爱的茉莉,他的心痛极了,“茉莉,你在哪里?

周诺诺伏在墨承恩的身上哭的泣不成声,墨承恩也落泪不已。

岸上,许久,两个男人落寞的在等待,他们多么希望传来找到茉莉的消息,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,他们的希望一点点落空......

墨承洲整整在海边待了五天,何英鸾也在医院里泡了五天,何父何母在医院里陪着她,这五天里警察来问询了她的笔录,当她听何父说绑匪并未拿到钱的时候,她吓得颤抖了身体,他们没有拿到钱,会不会回来找她,那事情会不会就会败露了?

这五天里,她也在不停的反复想着计划的经过,她半夜总是会做噩梦,她也总是会问父母找没找到江茉莉,墨承洲为什么还没有来看她,他明明说了那句‘一定要确保何英鸾安全,她是我最重要的人’......

她说服自己,江茉莉不见了,墨承洲一定有很多事情要处理,当墨承洲推门而入的时候,何英鸾先是心头一喜,因为男人在关键时刻说出的是要保证她的安全,她是他最重要的人,但当她看到墨承洲冷漠的脸的时候,心里是如此的害怕,她怕事情败露了。

她由先是一喜而后又害怕的身体跟筛糠似的,墨承洲见了,以为她害怕成这样,本来事情就是因他而起,更是内疚不已,“英鸾,没事了。

听到这话,何英鸾心下一松:他们跑掉了?没有抓到他们?对,应该没有抓到,否则她不能安安稳稳的待在医院,墨承洲也不会是这种态度。

顺势扑进墨承洲的怀里,哭的梨花带雨,手里紧抓着墨承洲的衣襟不放,“承洲,我好害怕,好害怕。还假意道,“茉莉妹妹呢?怎么样了?

墨承洲眼里闪过痛苦的神色,他强行压下要溢出的泪水,“茉莉...不见了。

过了一会儿,何英鸾觉得演的差不多了,依依不舍的放开了墨承洲的衣襟,退回到病床上。

墨承洲见她情绪稳定一些了,询问了事情的经过,何英鸾小心翼翼的回答着,生怕墨承洲看出破绽。

当她说出是江茉莉踢她下海的,然后自己也跳入了海中,墨承洲神色一滞,“她是自己跳海的?

何英鸾,“是,她先把我踢下海,然后自己也跳了下来,我当时手被绑着绳子,已经在努力挣脱,我不知道茉莉在什么方向,只感觉周围都是水,很多的水,我救不了她。说着还挤出了一串眼泪。

她知道墨承洲恐水,她故意装作不小心说出感觉周围都是水,很多的水,还混淆墨承洲的感官。

墨承洲,“绑架你们的人找到了。

何英鸾霎时呼吸都停止了,说话声音都变了,“他们被找到了?那他们不会......

墨承洲眼见的何英鸾肩膀害怕的一抖,“没事了,不用怕,他们都已经死了,被不明身份的人在公海杀死在游艇上。

何英鸾松了口气,又重新追问确认道,“那茉莉呢?

墨承洲摇摇头,眼里依旧浮现出痛苦的神色,“没有找到。

而后,

“你休息吧,我先走了,抱歉给你带来的伤害,我会补偿的。墨承洲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留下何英鸾呆呆的坐在病床上,绑架他们的人都死了,是被人杀死的,但是江茉莉当时身上是绑了礁石的,她跳了下去,礁石会带着她下沉,人的肺活量是有限的,憋气也不会太长时间,这是在水里不是在陆地上,找人不容易,她被人救起的可能性极小,估计江茉莉应该已经葬身大海了吧!她不太可能会被救起。她心事重重,惴惴不安的想着......

旁边的何母心疼的看着女儿,一会儿是惊恐的表情,一会儿是凶狠的表情,一会儿又是狞笑的表情......“女儿,你快躺下,睡一会儿吧,这孩子都被吓坏了!

......

墨承洲和林翰回了澜园,他们分析了一下整个事情经过,从何英鸾的口中明确了小茉莉是自己跳下去的,而且那三个绑匪在公海上的死状惨不忍睹,最后墨承洲得出一个让自己狂喜不已的结论:小茉莉极大可能没死,她被人给救走了,她一定会回来的。

林翰走后,墨承洲把自己关在澜园整整两天,他一遍一遍的整理着小茉莉的东西,他要等她回来,她会回来的......

再出来时,男人恢复了往昔的冷漠,目光里带着以往的狠戾与睿智。

只不过,左手无名指上多了一枚婚戒,六颗小钻在阳光下不时闪着耀眼的光,他唯有看着婚戒的时候,如同看着某样珍宝,眼神才是温柔的。

......

在m国郊外的一座古典风格的古堡里,三楼的一个房间,房间大而温馨,洛可可风格,布置的简约而精致,天花板上有雕花浅浮雕,上面挂着名贵的水晶灯,淡粉色的墙壁上挂着精美的画作和装饰品,粉色的华美窗纱将整个房间烘托得宛如一个粉色童话世界,远处的柜子里摆满了各种玩偶和娃娃,还有许多儿童读物,粉色的欧洲风十足的公主沙发旁立着威尼斯琉璃落地灯,柔软的地毯散发着淡淡的清香,粉色的幔帐萦绕着宽大的公主床,床上一个穿着淡粉色华贵蕾丝睡衣的女孩儿静静的睡在床上。

床边坐着一位异常美丽雍容华美的贵妇,大约三十多岁的年纪,拥有一双琥珀色的美丽大眼睛,一个面容冷峻到好看的高大中年男人同样坐在旁边的椅子上,床的侧面有一对年轻男女,此时女人正拍着男人的手轻声的安慰,在床尾还有两个同样年轻的男子站立着,一个是漆黑的瞳仁,一个也有着琥珀色的瞳仁,几人均俊美漂亮的不得了,可视线都在看着一处,那就是床上睡着的那个女孩儿。

女孩儿面容恬静,可是没有多一会儿,她就蹙起眉头,然后眼皮微动,似想睁开又似不想睁开。